• <table id="ajd9s"></table>

    1. <table id="ajd9s"><option id="ajd9s"></option></table>
      <big id="ajd9s"></big>
      1. <td id="ajd9s"><ruby id="ajd9s"></ruby></td>
        1. <td id="ajd9s"></td>
          <track id="ajd9s"></track>
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軍事 > 軍事天地
          投稿

          老兵的熱淚 軍旅的記憶

          2023-09-16 08:06:10 來源:解放軍報 作者:張磊峰 李佳豪 張 勛 點擊圖片瀏覽下一頁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上等兵退伍前獲評“訓練之星”

             ■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 李佳豪  通訊員  張  勛

            眼前是被官兵們稱作“好漢坡”的一段上坡路,身后是高聲吶喊加油的同班戰友……臨近退伍,第77集團軍某旅某連組織武裝五公里越野小比武,上等兵包海清加速向前奔跑。半程過后,他已經沖到了隊伍的“第一梯隊”。

            當新兵時,包海清體能素質較差,常常踩著合格線沖過終點。第一次參加武裝五公里訓練,沖上“好漢坡”后沒多久,他感覺胸口像壓了一塊石頭,兩條腿如同灌了鉛。

            “班長,我實在是跑不動了……”大口喘著粗氣,包海清放慢了腳步。見狀,他的班長趙加也沒有強求,而是攙扶著他慢慢走向終點。

            “知道這段坡為啥叫‘好漢坡’嗎?這段坡又長又陡,沖過去就是一馬平川。”趙加一邊走一邊說,“青年人多吃一點苦,多經歷一些摔打,才能培塑堅韌頑強的意志,成長為真正的好漢。”

            此后的訓練中,包海清已記不清多少次沖上這段“好漢坡”,從最初的氣喘吁吁,到后來的游刃有余……他的軍事體能水平不斷提升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在這個軍事訓練過硬的連隊,包海清雖然征服了“好漢坡”,卻仍難躋身前列。每周日晚點名時,看著身邊戰友在掌聲中接過“訓練之星”流動紅旗,他暗下決心:“總有一天,我要將流動紅旗爭過來!”

            連隊高手云集,包海清獲得最好的一次成績,是專業課目小比武第7名,無奈與“訓練之星”失之交臂。班長趙加鼓勵他說:“記得你剛下連時,連武裝五公里都跑不下來,如今能取得名次,已經很棒了。在咱們班戰友心中,你也是一位好漢。”

            班長的話,讓包海清重拾信心。從那以后,包海清訓練起來更拼命了。單杠一練習小比武第6名、武器分解結合小競賽第5名、步槍精度射擊成績第4名……時光隨著汗水一天天流逝,包海清不斷向心中的“好漢坡”沖鋒著,而距離他退伍的日子也越來越近。

            “班長,過陣子我就要離開部隊了。我父母的身體情況您也清楚,我得回去撐起這個家。”最后一次班務會上,包海清眼含熱淚。當被問及是否留有遺憾時,他悻悻地說:“要說遺憾,就是沒能捧回‘訓練之星’流動紅旗。”

            包海清的心愿,讓趙加十分感動。連隊最后一次組織武裝五公里小比武,趙加把同班戰友叫到身邊說:“前一公里我領跑,把節奏帶起來;最后一公里,咱們一起給包海清加油打氣!”

            那天,在戰友們的吶喊聲中,包海清沖過終點。“第3名。”計時員高呼:“19分24秒,個人最好成績!”

            離隊前最后一次晚點名,包海清從連長手中接過夢寐以求的“訓練之星”流動紅旗。

            “還有啥遺憾?”退役士兵歡送會上,趙加問包海清。撓了撓頭,已經卸下軍銜肩章的包海清說:“要說遺憾,最舍不得的就是這座軍營和親愛的戰友!”

            第77集團軍某旅某連偵察班偵察情況。蔡從潤 攝

            老兵的熱淚 軍旅的記憶

            ■解放軍報記者 張磊峰 特約記者 李佳豪 通訊員 姜 瑞 馬耀輝

            地點:火炮射擊陣地

            最后一個訓練日,與朝夕相伴的“老伙計”告別

            這是一場特殊的送別儀式。

            陣地上,火炮引弓待發;隊列前,官兵掌聲熱烈。

            身披“歡送幕后英雄”綬帶,第77集團軍某旅中士王毅博健步走到隊列前。

            幾天后,這名老兵將離開心愛的軍營。8年前,帶著建功軍營的夢想,王毅博從職業學校畢業后來到部隊。定崗時,由于專業對口,他被分配到炮兵營,成為一名修理技師。

            別看王毅博軍銜不高,可論業務能力,全旅官兵交口稱贊:火炮載具有無故障,他一看便知;處置別人無法處理的故障,他手到病除。

            正因如此,有不少其他連隊的戰士也專程趕來為王毅博送別——他們都是王毅博帶出的“徒弟”。如今,這些獨當一面的技術骨干,奮戰在各自不同的修理崗位上。

            8年間,修理工間是王毅博的“主陣地”。工作時,他時常要趴在火炮載具的底盤下面,以仰視的角度,檢視著其他戰友平日難以注意的火炮“另一面”。

            縱然對火炮的構造熟稔于心,可王毅博的心中始終藏著幾個問號:“炮彈出膛時是怎樣的場景?駕駛它縱橫沙場又是怎樣的感受?”

            “王班長,走!”離隊前最后一個訓練日,連長招呼王毅博登上火炮戰車。

            “去哪兒?”他從車底探出腦袋問。

            “上來就是了。”連長笑著回答。

            戰車馳騁,黃沙飛揚。來到實彈射擊場,戰友們開始緊鑼密鼓地進行射擊準備。王毅博站在一旁,仔細詢問每一個射擊諸元的含義——入伍8年來,他第一次以這種平視的角度,去觀察朝夕相伴的“老伙計”。

            完成射擊準備,王毅博被連長叫到身邊。

            “開始射擊!”隨著射擊命令下達,數門火炮同時發出震天怒吼,陣地上頓時火光沖天?吹竭@番景象,王毅博黝黑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樣,夠震撼吧?”拍著王毅博的肩膀,連長鄭重其事地對他說,“每次實彈射擊現場都沒有你,可每發炮彈出膛的背后都有你。”

            “向老兵敬禮!”當官兵們從各個炮陣地重新匯集到一處,連長下達口令。頓時,大家紛紛抬起右手敬禮,久久不愿放下。

            “感謝你們為我的軍旅生涯畫上圓滿的句號!”看到眼前的場景,王毅博鼻頭一陣泛酸。

            看到老兵落淚,戰友們紛紛走到王毅博面前,為他拭去淚水:“該道謝的是我們,感謝你8年來的默默奉獻!”

            一場簡短又隆重的告別儀式結束,官兵駕駛火炮戰車,載著王毅博返回營區。和往常一樣,這名老兵一頭鉆進修理工間,結果又錯過了飯點。

            值日員拎著保溫餐盒來到修理工間,高聲喊道:“王班長,飯給你打來了。八點半開退役士兵歡送會,您可別忘了!”

            “飯放工具臺上,我忙完就吃。”不見王毅博的身影,只聽一個聲音從戰車底盤下傳來,“放心!我把這輛車檢修完就過去!”

            王毅博的聲音有些哽咽。在他看來,今天和過去的2900多天似乎沒啥不同,只是這一次,他將和自己“趴在戰車底盤下的青春”作別。

            地點:連隊俱樂部

            回憶一件“小事”,品味戰友情誼

            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動情時。若非到了離別這天,下士孔子恒從未想到自己的“淚點”竟如此低。

            2021年,孔子恒第一次參加比武競賽。由于太過緊張,他在操作時出現失誤,手掌不小心被擦傷。在衛生連包扎時,他咬緊牙關,忍著疼痛一聲不吭。軍醫告訴他:“忍不住的話,可以喊也可以哭。”他卻從牙縫里迸出幾個字:“我這輩子就沒哭過!”

            然而,在離隊前夜的退役士兵歡送會上,孔子恒卻忍不住流下眼淚。以前,他總以為“離別”這個詞很遙遠,如今卻來到自己身邊。

            “請老兵們說說,自己在軍營最難忘的事。”指導員話音剛落,一幅幅畫面開始浮現在孔子恒眼前。

            最終,孔子恒決定道出那件“小事”:“我最難忘的是那一聲‘你好啊,我叫張啟龍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原來,孔子恒性格內向,從小就不善于與別人交流。來到新兵連后,看著其他戰友聚在一起有說有笑,他卻在宿舍的角落里靜靜坐著。

            “你好啊,我叫張啟龍。”不知過了多久,一名上等兵主動坐到孔子恒的身邊,“一個人坐著很無聊吧?我是咱新兵班副班長,咱倆邊走邊聊?”

            漫步營區,張啟龍從家里的莊稼聊到連里的火炮,孔子恒只是靜靜地聽著,半天只輕聲回應一句“嗯”或“哦”。倒不是不想說話,只不過他實在不知道該怎樣與戰友交流。

            沒有嫌棄他的“冷漠”,張啟龍仍帶著笑容滔滔不絕地說著。

            兒時的趣事、家鄉的風景、剛剛看到的新聞……此后,張啟龍一有空就會拉著孔子恒散步,總有說不完的話題。

            仿佛說話也會傳染,在3個月的新兵訓練結束后,一向不愛發言的孔子恒竟然也能在班務會上主動說上幾句。

            下連后,孔子恒與張啟龍去了不同的連隊,可他們之間的友誼從未中斷。一次打籃球,孔子恒忍不住問張啟龍:“當初我那么冷漠,你為啥沒有放棄我?”

            聽罷,張啟龍淡然一笑:“新兵時候的我和你一樣,像一塊石頭?晌业陌嚅L也從沒嫌棄過我,最終還是把我給‘焐’熱了。”

            帶著這份“焐熱石頭”的溫度,孔子恒入伍第三年也成為一名新訓骨干。和性格內向的新兵聊天談心、為遇到挫折的戰友進行心理疏導、不厭其煩地給他們教授動作要領……一種暖心的溫度在不斷傳遞。

            “我最難忘的是在軍營中收獲了難得的友誼。”退役士兵歡送會上,孔子恒的話音剛落,淚水就盈滿了眼眶,“是戰友給了我信心,是你們改變了我!”

            像在水塘里投入了一枚石子,孔子恒的發言激起了官兵心靈深處的陣陣漣漪。隨后的歡送會上,老兵們你一言我一語,紛紛講起戰友間的溫暖情誼。

            第77集團軍某旅組織老兵退伍儀式,老兵們眼神中寫滿不舍與留戀。劉爽 攝

            地點:營區門口

            一個個約定,戰友們“等著你回來”

            登上營區門口的大巴車,上等兵溫都蘇一眼就認出了幾名同鄉的戰友。此時,他們早已換上便裝,只有溫都蘇還穿著那身已卸下軍銜肩章和服飾標志的士兵常服——他不想這么快就與自己的軍旅生涯告別。

            看著營門口哨兵手持鋼槍靜靜佇立,溫都蘇的思緒回到了兩年前的那個秋天。

            那是新兵第一次參加實彈射擊訓練,天剛下過大雨,空氣中彌漫著一層薄霧,遠處的胸環靶時隱時現。

            見到前幾組完成射擊的戰友大多垂著頭走下射擊靶位,溫都蘇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背著射擊要領。

            槍響,靶落。對講機中傳出聲音:“3號靶,5發49環!”聽到溫都蘇的成績,他的新兵班長激動不已:“可以啊。你小子還是個當‘神槍手’的料!”

            “當‘神槍手’!”自此,這個信念在溫都蘇心中深深扎根。

            隨后兩年時光里,那支貼有溫都蘇姓名的步槍,仿佛變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,一次次伴著他奔跑、匍匐、沖鋒,一次次陪著他走上比武場、登上領獎臺。

            今年初,作為連隊“神槍手”,溫都蘇被推薦參加上級組織的狙擊手集訓。一次次扣動扳機,他感到自己的夢想化作那顆出膛的子彈,一點點朝著目標飛去。

            然而,命運總是愛開玩笑。在一次持槍越障訓練中,溫都蘇不慎從高臺上摔落,傷到了膝蓋。

            “平時活動沒啥問題,只是這一年要避免劇烈運動。”醫生的話如同宣判,擊碎了溫都蘇的夢想。盡管在軍士選晉考核中拼盡了全力,可他仍然名次靠后,最終只能選擇退役。

            “別灰心,回家后好好養傷,我們等著你!”在老兵離隊前的談心中,指導員對他說,“放心吧,你步槍的編號,連里給你留著,等你二次入伍時,再把它交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伴著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,溫都蘇從記憶中回過神來,眼淚已經浸濕了衣襟。望向連隊送別的人群,他看到同班的戰友們手中舉著用紙殼制成的標語:“‘神槍手’,等著你回來!”

            “等著你回來”,這也是戰友們與中士羅林吉的約定。

            從一所職業學校畢業后,羅林吉選擇參軍入伍。由于羅林吉的簡歷上寫著機械修理專業,他被分到了修理連。

            誰知走上崗位后,羅林吉對專業幾乎一竅不通。無奈之下,營里將羅林吉調整到油庫管理員崗位。除了日常盤點、收發油料外,油庫管理員的工作任務不算重。

            “小羅啊,你說你能在部隊干一輩子嗎?”一天夜里查鋪時,營長把躲在被窩里偷看電子書的羅林吉抓了個正著。沒有批評他,營長只是與他坐在宿舍外的臺階上談起心來。

            知道連隊編制最高是四級軍士長,也清楚憑自己的表現連下士都未必能選晉成功,羅林吉坦誠地說:“我?估計待兩年就回家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也知道遲早要回到社會,可要是身無一技之長,難道真打算混一輩子嗎?退一步講,就算你想混下去,你未來的妻子和小孩怎么辦?他們愿意跟著你渾渾噩噩過一輩子嗎?”

            原以為自己還在“可以肆意揮霍青春的年紀”,可聽到營長推心置腹的話語后,羅林吉幡然醒悟:“自己已不再是孩子了,肩上有很沉的擔子要挑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天,羅林吉帶著一紙參加學兵集訓的申請書找到營長:“營長,我想清楚了,我要學技術。”

            半年集訓結束后,羅林吉將一張技能鑒定證書帶了回來。重返修理崗位,戰友們發現,羅林吉真的跟以前不一樣了。

            從上等兵到中士,隨后的幾年里,羅林吉開啟了成長加速度,能力不斷拔節提升。就在臨退伍前半個多月,他憑借在部隊積累的技術和經驗,被一家軍工廠相中,提前達成了錄用意向。

            汽車駛出營區,羅林吉的電話響起,按下接聽鍵,傳來老營長熟悉的聲音:“軍工廠姓軍為軍,也是服務于戰斗力,去了以后一定要好好干!”

            “我在院校參加培訓,沒法回來為你送別,以后有機會;貭I里轉轉。”聽完老營長的囑托,羅林吉默默地點了點頭:“放心吧,營長,保證完成任務!”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 孫麗
          版權聲明:
          ·凡注明來源為“今日報道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今日報道網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    ·凡注明為其它來源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    不良信息舉報信箱 網上投稿
          關于本站 | 廣告服務 | 免責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聯系我們
          今日報道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2005-2016 魯ICP備16043527號-1

          魯公網安備 37010402000660號

          久久久久精品免费影视_亚洲黄色电影_亚洲视频东京热无码二区_亚洲熟女久久国产